相关文章

长沙,那些曾经的园林(组图)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cslxbl.com/

  由于王维等人的功劳,在更多的意义上,中国的古典园林成为人们精神诉求的一种委婉表达,私家园林成为人们怨诉、辩白、标榜、自励、粉饰和思考终极意义的场所。文化优雅含蓄的自白使私家园林充满了象征意味。

  长沙,从最初的熊绎率领楚人“筚路蓝缕”艰苦创业一直走到近代,许多孤傲的背影渐渐淡去,但他们的私园,或许还有砖瓦存在于这世间。

  贾谊故居:长沙最早的园林

  史学家将其视为长沙私家园林之发轫。

  由于历代名人在歌咏贾谊及其故居的诗联中,以及诸多史籍、方志中对贾谊故居的称呼均有不同,贾谊故居又有贾太傅故宅、贾谊旧居、贾谊宅、贾太傅祠、贾谊祠等名称。

  地理位置:解放西路太平街内。

  贾谊,一代天才的思想家、政论家和文学家,鲁迅评价其文章“西汉鸿文,沾溉后人,其泽甚远”。他在长沙的三年迁客生涯,这么好似恍惚的一眨眼,竟与湖湘文化缔结了掐不断的渊源:其故居被誉为湖湘文化之源头。巧的是,史学家又将其视为长沙古代的第一个私园,因为它的主人已经开始注意到在私宅设置简单的园林了。

  古人建房屋,有条件的话,都选择在有涧水流动,绿竹成丛,青松茂盛,环境幽雅的地方。汉文帝三年(公元前177年),24岁的贾谊来到长沙,把家安置在湘江之畔。贾谊还把自己的这处居所作了一番规划,为自己的住所安排了游憩的内容。不过,后来的我们仅见的,只是宅中的一井及一石床。何谓床?“床,安身之几坐也。”床边有井,相传也是贾谊所凿。此外,旧志中还记载,宅中还有一古柑树,据称也是贾植所植。

  贾谊故宅在这时便成为了最简单意义上的园林:位于风景秀丽的湘江之畔,园中有简单的供人游赏的设施“床”、“井”,以及“柑”。这个柑树,有必要再提一下。贾谊在宅园中植下柑树,并非一时兴起:贾谊过湘水时,写了《吊屈原赋》,处处借屈原以自况,屈原在《桔颂》中颂扬桔“苏世独立,横而不流”,而柑桔本属同种,具有同样的品质,所以宅边种柑树,不仅可以获得绿化欣赏的效果,同时,也可于游憩之中,时时不忘屈原的高尚品德。

  清光绪元年(1875),由官绅捐资,粮储道夏献云主持对贾谊故宅进行了规模较大的重修,称贾太傅祠,祠后增建“清湘别墅”。这就是贾谊故宅进入“祠园”的时代。

  据记载,清湘别墅内,楼台亭馆等建筑按园林手法布置,大观楼为园中最高的建筑,站在其上,可眺望麓山湘水。别墅内余地叠石为山,规土为池,广植花草竹树,遂成为长沙一处极有韵致的园林。

  息机园:归隐之所

  清代文学家廖元度所建。“息机”的立意为“屏息机制”,以利归隐。

  地理位置:据《善化县志》载,“息机园在城中长善分界处”。今无。

  息机园为廖元度晚年所建。廖元度在清初的几十年间饱受战乱之苦,尤其是吴三桂之乱,住宅被毁,颠沛流离,被迫居佛寺8年,故对现实有哀愤之情,惟有停止追求,放弃理想。

  那廖元度的息机园是什么样子的呢?我们可以从一些诗作中得知大概——

  “树荫十苗,竹覆五楹……徐步其中庭,虹泉遥迸于江麓,龙谷虚吟于廓渚,嘉疏品列,野鸟时飞,晴岚绕楹而回光,奔涧奋流而呈籁,见青虫之满院,忘长日之小年。”(游乾《息机园记》。)息机园给人一种“篱落随时补,门宽任意关”、“好客常藏千日酒,陶情只种一园花……既醉不知天已晚,唤人归去是林鸦”的与世无争、超脱孤高的感慨。

  朱家花园:私家花园免费对外开放

  又名馀园。清咸丰年间长沙巨商朱昌琳为休养馀年而建。在晚清古城长沙之诸多宅园中,景色之秀,规模之大,当推朱家花园。

  地理位置:今开福区德雅路丝茅冲一带,现在的国防科大第二干休所、湖南省社会科学院的所在地,当年都是朱家花园的一部分。今无。

  朱昌琳本为儒生,科举不第,转为经商,先在长沙太平街开设乾益升粮栈,后又转贩盐茶,开设钱庄,投资近代工矿业,成为长沙首富。朱昌琳乐善好施,耗巨资办义学,修义渡,捐资修路,疏浚河道,并多次捐赠大批粮食、布匹赈济山西、陕西等省灾民,功授候补道员,赠内阁学士衔。

  朱家花园很宽,园址占地大约400余亩,园内兰堂、宜春馆、一笠亭、延眺轩等亭台楼阁,回环错列;池塘环绕,假山嶙峋;奇花斗艳,风景宜人。虽说是私家花园,但那时候的朱家花园却是免费对游人开放的,就像现在的烈士公园一样。不过,与现在的烈士公园不同的是,朱家的园丁还在花园里备好了茶水任游人自饮。此外,为了让大家游得尽兴,朱昌琳曾用48株罗汉松扎成七层高的大园景,并置多种名花异卉,供人游览参观。

  1936年出版的《长沙市指南》把朱家花园列为长沙私家园林之首。书中说:“斯园虽系私有,然已完全开放,任人自由游览,园丁备有茶水,茶资听给。”

  左太傅祠:最后的荣光

  清末三大祠园之一,民国初当局曾拟改之为“湖湘第一公园”,未果。

  地理位置:今湖春路与北正街交会处附近,长沙市第二工人文化宫内。今无。

  清光绪十一年七月二十七日(公元1885年9月5日)清晨,74岁的湘人左宗棠停止了最后的呼吸。他是在福州北门黄华馆钦差行辕任上去世的。他一死,意味着大清王朝最后的顶梁柱倒下了。而拥有“二等恪靖侯、东阁大学士、太子太保、一等轻骑都尉、赏穿黄马褂、两江总督、南洋通商事务大臣”等七个头衔的左宗棠,这个风光了半生的男人,终于退出了历史舞台。

  清光绪十一年八月十九日(公元1885年9月27日),清廷诏谕:追赠左宗棠为太傅,照大学士例赐恤,谥文襄,建立专祠,国库拨银三千两。湖南当局择定在北正街西侧西园一带建祠。左祠于1890年始建,1892年竣工,清廷礼部将之列入每年春秋两季祀典。左祠的后部即园林的所在,因位置偏西,故名西园。

  当时的左祠占地约60亩,正门坐西朝东,上书“左太傅祠”。正殿坐北朝南,背靠城墙,殿内有用檀木雕成的左宗棠塑像,外穿礼服,礼服一年四季都要更换。塑像形象威严,双目炯炯有神,手脚甚至可以活动。

  左太傅祠虽为祭祀性建筑物,但可供人游览。所以祠内固然有专门的园,但除却专门的祠园外,整个祠内仍布置得像一座大花园,树木蓊郁,花香四溢。祠内有池塘,水面相当宽,并有活水注入,还布置有假山等。祠北是隆中别径,幽静雅丽,颇得时人赞赏。左氏生前曾有“小诸葛”之称,故置隆中别径一景。

  1938年,祠堂建筑被毁。20世纪50年代,左祠旧址被改建为工人文化宫,即今天的长沙市第二工人文化宫。今天文化宫内的一池假山据说还是当年左祠之旧物。只是,假石山上的“假山危险,严禁攀爬”以及附近的“危险!小心玻璃掉下来”的严厉警告,让人对这百年古物望而却步。

  左太傅祠的曾经存在,还对其附近街巷的取名产生过影响。比如文化宫南侧的街巷,先是被改称“左文襄祠巷”,“文革”后改名“群力里”巷,,而现在,“群力里”巷又改回了“左文襄祠”巷的旧名。

  长沙的园林

  古代长沙,园林遍布全城。官府衙门的后庭深院大多辟有园林;许多文人士绅也在其宅院内栽花植木、浚池叠石,建起了一个又一个典雅优美的私家园林。松桂园、荷花池、柑子园、水月林、芋香巷、紫荆街、西园、宜园、息机园、杏花园等,这些充满诗情画意的街名,是古代长沙园林的缩影。

  长沙园林的发展自然有一个过程。

  西汉初,古城长沙出现了贾谊故宅和定王台的蓼园,史学家视其为长沙私家园林之发轫。

  长沙私家园林自汉代发轫以来,经历了汉晋的萌芽,唐宋的发展,明清时的成熟、繁荣与昌盛三个时期。

  晚清以来,古城长沙宅园大盛,如陶澍于戥子桥建印心石屋,罗研生于荷花池建荷花精舍,何绍基于化龙池造磻石山房,李星沅在城东柑子园建李家花园,郭松林在落星田建郭家花园,朱昌琳在丝茅冲建馀园,朱剑凡在泰安里建蜕园。此外还有何键的容园、胡兴仁的旷寄园、黄冕的宛园,等等。风格各异,不胜枚举。宅园的主人们,创造了一个个充满野趣和灵气、清幽雅致的理想境地。